婚姻调查
南京调查公司压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发布于:2020/2/26 11:58:50

人们说,在医院的外面,所有的丑陋和肮脏,都不值得一提。
 
医院才是所有喜怒哀乐,世态炎凉,人性美丑的中转站。
 
而产房则高度集结了,不堪一击的夫妻情分,无法跨越的老少代沟,不可抗拒的生死离别。
 
妇产科的医生说,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发生不了的,比电视剧更加离奇狗血,更加耐人寻味。
 
南京调查公司,就像《人间世2》说的那样,产房看人性,产房看社会。
 
看的就是婚姻中血淋淋的教训,看的就是世间悲欢离合的剧情,产房是人性的照妖镜,身在其中谁能免俗?
 
看《幸福三重奏1》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蒋勤勤愿意冒着生命危险,为不懂体贴还时常幼稚的“陈三岁”生二胎。
 
直到节目播出后,看到陈建斌在产房门口焦急守候妻子的情景时才恍然大悟。
 
蒋勤勤生产当天,陈建斌在手术室门口心焦地来回踱步,不停地啃手指。
 
一度紧张到摸额头捂脸。
 
随着一声清脆洪亮的啼哭声,悬着的心还未完全放下,陈建斌担心地问,妻子什么时候结束?医生说,还得过一会。
 
当孩子被推出来时,他手足无措地看了几眼说,那你们看着他吧。
 
自己又开始眼巴巴地等妻子出来,蒋勤勤被推出时,他才放心又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样,这回没疼吧,辛苦,辛苦。
 
说完在额头上深情一吻。
 
所有的付出在这一刻都有了回应,所有心甘情愿冒险的背后都是值得,因为回首有人懂得谅解和心疼。
 
在名为《产房外更能见证爱情》的视频里,男子捧着花,跟着妻子一路给她看;
 
有的从医生手里刚接过宝宝,急忙交给家人,转身安慰不能言语的妻子;
 
最感动的一个是,丈夫满脸无助又心疼,只能眼里憋着泪,紧紧握着妻子的手。
 
为什么产房外更能见证爱情?
 
因只有生下孩子的那一刻,你才知道嫁得是人是鬼。
 
爱你如命的人自然会第一时间跑向你,他明白,先有你才有孩子。
 
所以无论多危险的处境,因为有爱和牵挂,再险也不怕。
 
席慕蓉在《母亲最尊贵》这篇文里,讲过一个孕妇生产的经历。
 
在待产室里害怕又后悔的她,多希望这些不过是一场噩梦。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困在一张有着金属栏杆的床上,被排山倒海的剧痛所折磨着,怎样也不肯停止。
 
她哭得很厉害,阵痛袭来时甚至喊叫了出来。
 
“我不要!我不要啊!”
 
她心里发下重誓,希望这一切赶快过去,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孩子终于生下来了,在力竭后短暂的昏迷里,觉得有人抱住了她,那温柔的拥抱是她所熟悉的。
 
是她的丈夫在不断地低唤她,然后突然之间,丈夫开始哭泣,并且在她耳边反复地说:“再也不要生了!以后再也不要生了!”
 
自相识以来,她从来没看过丈夫哭,从来不知道,那样坚强的男子也会流泪。可是,现在,那个一直为她挡风挡雨的男子竟然抱着她痛哭了起来,大滴大滴的热泪滴在她的额头上。
 
在刹那之间,她忘却了一切的痛苦和惊惶,心中竟然充满了一种炽热的欢喜。
 
黑暗的长夜已经过去,产房窗外是那初升的朝阳,耳旁有孩子嘹亮的啼声,身边有丈夫温柔的陪伴。
 
她发现,自己正在重复着个同样的意念,在心里,她正在反复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要,一定还要再为他生一个孩子。”
 
她果然是这样做了,并且,无畏也无悔。
 
问爱为何物?直教人冒死生孩子。
 
多少女人都是因为爱一个人,才甘愿忍受穿心断骨的折磨,为他生下孩子。
 
无怨无悔作为母亲作为妻子的身份束缚自己,日复一日入厨房洗手做羹汤。
 
幸运的是有人疼惜,而不幸的各有各的苦难,还无处言说。
 
我们这一辈,生男孩女孩都一样疼爱,毕竟没有皇位等着继承。
 
而父亲那一辈,不生儿子的家庭被称为:绝户。
 
没有男丁的家庭,走路都抬不起头,不敢与人争执,生怕最后人家戳他痛处:绝户头,没儿子。
 
有些求子心切的家庭,到处打听偏方,甚至有人偷偷服用“转胎丸”。
 
前几年,央视曝光了网上销售的“转胎丸”。
 
商家打着“保证生儿子”的噱头,吸引求子的夫妻,售卖药丸。
 
村里一孕妇在怀孕5个月的时候,服用了婆婆买来的药丸。
 
几个月后,果然生下了男孩,可没高兴多久,却发现孩子发育畸形,既有男性特征又有女性特征。
 
经医生鉴定:虽然孩子看上去像男孩,实际染色体却是女性的。
 
似晴天霹雳,也有迹可循,强行逆转的侥幸只会带来无法预估的风险。
 
可怜的是原本健康的孩子成了畸形儿,可悲的是根本由不得女人作选择。
 
若不是被曝光,根本看不到“重男轻女”背后,是无数个女人的悲鸣和更多心性扭曲的黑幕。
 
3月6日,江苏淮安市二院产科内,一名孕妇正在进行紧急的剖宫产手术。
 
手术时发现,她的子宫疤痕处已经薄得像纸,透明得可以看见婴儿的头发和四肢。
 
而且盆腔积液严重,稍微有差池就会一尸两命。
 
她才33岁,10年内已有4次剖宫产,这次距离上次手术仅仅还不到2年。
 
已经有3个孩子的她,为何还要如此拿命生孩子?
 
只因心中苦涩无奈的她,生个儿子可以给丈夫传宗接代,让婆家有面子。
 
谁知这次又是女孩,术后,她孤零零躺在床上痛苦又清醒,不知道下回是不是儿子。
 
没人能回答她,在丈夫看来,她是拼了命,可还是不满意。
 
她像个行走的子宫,没有儿子,谈何情爱?
 
那些非生儿子的执念背后,无论是固执的风俗还是不敢反抗的软弱,都是一道道牢牢锁住女人们沉重的铁链,挣不开,逃不掉。
 
26岁的小辰,入产房待产,宫口才开了2指,她就痛得忍不下去,提出要无痛分娩。
 
但面对痛得死去活来的妻子,丈夫竟无动于衷,拒绝在无痛分娩同意书上签字。
 
他声称:“麻醉对小孩子有影响,对大人也不好。”
 
无论医生如何解释,无痛分娩的麻药浓度不会对产妇和胎儿造成影响,丈夫始终不为所动。
 
冠冕堂皇打着为你好的名义,却看着你活活痛死,眼也不眨一下。
 
咬着床单痛得无助的妻子,只能哭着对丈夫喊道:”我恨你一辈子!”
 
在最需要丈夫帮助的时候,以为他会伸出援手,没想到是见死不救。
 
正如张小娴说,男人对女人的伤害,不一定是出轨爱上别人,有时只要在女人脆弱的时候,没有扶持一把就够了。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你抗得住疼,却熬不过男人的冷漠和凉薄。
 
男人根本不理解生孩子到底有多痛。
 
医学上把疼痛划分了0-12个级别,一般顺产分娩时,宫缩引起的疼痛被认为是最高级别的痛。
 
相当于被人用铁锤抡小腹10多个小时,或10根肋骨同时断了的那种疼。
 
没体验过的人,根本无法感同身受。
 
一次节目中,沙溢体验女人分娩的痛苦,刚开始信誓旦旦地说:“直接从6级来吧,一定能撑到10级。”
 
医生谨慎地说:“按照2,4,6级这样依次增加,每个级别停10秒。”
 
沙溢点头答应,往床上轻松一躺。谁知,刚升到0.3级时他就开始吓得坐起,问是不是到2级了?
 
到了2级时,他硬撑着,装作面无表情,可不断乱动弹的腿出卖了他,叫着赶快升到4级好尽快结束痛苦。
 
当升到4级时,他开始疼得发抖,捂住肚子,呼吸急促,医生赶忙安抚他,帮忙调整好呼吸。
 
 
到第6级时,他疼得使不上劲,不敢大口喘气,似乎只有进气,没有出气。
 
 
等到了第8级时,已经疼得龇牙咧嘴,脸部扭曲,皱成一团,当工作人员问还往上调不调?他连忙摆手叫停。
 
 
工作人员故意使坏,帮他调到10级,他早就忘了颜面,疼得满床打滚。
 
纪录片《生门》的导演陈为军说:“都说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是老公、老婆的事,其实不是,真正面对一切的,是女人自己。”
 
是的,这是一场女人孤身拿命相搏的战争,外人根本帮不上忙。
 
生了孩子才知道,比我养你更毒的一句话是,不就生个孩子吗?
 
这是对妈妈们舍身付出的轻蔑和不屑,真想回怼:有本事自己生个试试?
 
有人说,医院的墙壁聆听了比教堂更多的祈祷,而产房是检验爱情的绝佳圣地。
  
愿每个妈妈在产房听到的都是柔声细语的安抚和祝福,有可爱的孩子在身侧,有不负真心的他携手到白头。
文章编辑:南京私家侦探

上一篇:南京市私家侦探女人活出自我才最重要

下一篇:南京侦探那样的婚姻最让人羡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