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调查
南京侦探那样的婚姻最让人羡慕不已

发布于:2020/6/12 10:28:07

之前,在央视的一档节目中,曝光了“两弹元勋”邓稼先去世前对爱人许鹿希说的话,瞬间上了热搜。
 
“要是有来世,我还是选择中国,选择核武器事业,选择你!”
 
南京侦探,这22个字感动了上亿网友,有评论说:这才是中国脊梁,这才是神仙爱情。
 
在如今出轨、离婚新闻刷屏的时代,我们越发感慨于老一辈的爱情。
 
一生只做一件事,一生只爱一个人,何其浪漫。
 
不是因为他们那个年代没有选择,也不是凑合将就地就过完了一生,而是他们早已懂得了爱情的真谛,习得了相爱的智慧。
 
1924年,邓稼先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在这个国难深重的年代,他从小便树立了认真学习努力报国的理想。
 
一路成绩优异的他在西南联大完成学业后,便到了北大担任助教教授物理。
 
也是在这里,他遇见了北大医学院的学生许鹿希。
 
两人一见倾心,彼此爱慕,但当时的中国满目疮痍急需建设,在国家面前,他们不约而同地舍弃了小家小爱。
 
1947年,许鹿希在国内继续学习医学完成学业,邓稼先则为了掌握更先进的知识,远渡重洋考入了美国普渡大学物理系。
 
聪明刻苦的他,不到两年的时间,便获得了博士学位,那一年,他年仅26岁。
 
面对导师的欣赏挽留和朋友的好意劝阻,邓稼先还是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国外优越的条件,踏上了回国的征程。
 
因为,东方有他的祖国和爱人。
 
1953年,邓稼先与许鹿希成婚,婚礼十分简朴只比开会热闹了一点,但丝毫不影响两人的感情。
 
婚后的两人,过着幸福而简单的生活,一有时间,他们便牵着手逛公园,看花展,听京剧。。。。。。他们认真诠释着,婚姻最重要的不是要有惊天动地的浪漫,而是无论做什么两个人一起就够了。
 
很快,他们便有了一双可爱的儿女。
 
但安稳恬淡的日子没能过多久,1958年8月的一天,钱三强对邓稼先说: “国家要放一个‘大炮仗’,调你去做这项工作,怎样?”
 
邓稼先没有丝毫犹豫,义无反顾地同意了。
 
但回到家的他,却一脸忧郁,不知该如何开口。在许鹿希的询问下,他才开口说到:
 
“我可能要调动工作了。”
 
“调到哪?”  
 
“这不能说。”
 
“做什么工作?”
 
“这也不能说。”
 
许鹿希虽然内心焦虑不安,不知道自己的丈夫究竟去哪,却还是选择了信任,对他说:“我支持你!”
 
邓稼先只留下了两句话:
 
“我今后恐怕照顾不了这个家了,这些全靠你了。”
 
“我的生命从此就献给未来的工作了,做好了这件事,生命就有意义,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
 
此后,他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里。
 
许鹿希忍受着周遭人的非议和眼光,一个人边工作,边照顾两个孩子和四位老人。
 
直至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震惊了世界。
 
原来这就是邓稼先为国家搞的“大炮仗”,她这才知道了自己的丈夫这么多年来去了哪做了什么。
 
多年后,功成名就再度回到家中的邓稼先,却让许鹿希不禁红了眼眶,因为研制核武器受了大量辐射,邓稼先快速衰老,头发早已花白。
 
她虽然心疼和难过,内心却还是欢喜的,因为对她来说,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好。
 
但更大的噩耗快速降临在了这个刚刚团聚的家庭头上。
 
1985年邓稼先被查出了恶性肿瘤。
 
为爱等待了28年的医学教授许鹿希,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渺小和无望,救治了那么多病人,对自己丈夫的病症却束手无策,甚至无法减轻他身体上的疼痛。
 
1986年7月29日,在许鹿希绝望的哭泣中,邓稼先艰难地说了一句:“希希,苦了你了”,便与世长辞。
 
他这一生低调过,风光过,很多不能讲也不能说,守住了秘密,耐住了寂寞,忍着了清贫,却到头来依旧没能与自己相爱的妻子携手度过幸福的晚年生活。
 
他说:我对自己的选择,一生无悔。
 
他也说:要是有来世,我还选择你。
 
今年国庆大阅兵经过检阅的队伍中,有一辆特别的花车,上面满载着先烈们的照片,当镜头一扫,有一幕让无数人瞬间落泪。
 
周恩来总理的照片就静静地放在花车座位前,因为他这一生没有儿女,也没有能够为他举牌的后人。
 
这样一位大公无私,一生两袖清风,为了新中国鞠躬尽瘁,人人敬仰的总理,虽然没有子女,但他和邓颖超半个多世纪的爱情传奇,至今还为人称道,让人敬慕。
 
周恩来与邓颖超相遇的时候,正值五四运动爆发。
 
国家危亡主权受辱,邓颖超小小的身躯站在南开大学的演讲台上,慷慨激昂地呼吁青年们,拒绝不平等合约,收回主权。
 
只是那一眼,周恩来便看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也记住了这个女孩。
 
那一次相遇,两人相识相惜却没有燃起爱情的火花。
 
正如很多人曾抱不平,邓颖超相貌平平配不上帅气儒雅的周恩来,邓颖超本人也是如此认为的:
 
“他长得太好看了,我不敢想。”
 
真正的爱情,三观比五官更重要。
 
此后的两人,因为革命情谊,一直没有间断书信往来,在上百封的书信里,他们谈天谈地,谈彼此的生活和理想。
 
1923年,在法国的周恩来给邓颖超寄来了一张正面印着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他在背面写到:
 
“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
 
短短几个字,他们便明确了对方的心意,交付了彼此的一生。
 
1925年,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结婚,这场婚礼没有鲜花,没有戒指,只有那一颗想要陪伴彼此到白头的心。
 
婚后的两人,没有过起形影不离的甜蜜生活,而是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为救国而奋斗,而这只是他们此后聚少离多的开始。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分离的两人虽无法见面,却还是一直通过书信来表达对对方的思念与爱恋。
 
他说:“望你珍摄,吻你万千!”
 
她则回以:“情长纸短,还吻你万千!”
 
在革命战场强大而无畏的两个人,却把满腔的柔情都给了彼此。
 
新中国成立后,邓颖超陪周恩来搬入了中南海,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依旧很少,周总理奔波于国家事务,邓颖超也投身于妇女解放运动。
 
遗憾的是,这样两个为了新中国成立付出了巨大贡献的人,一次流产,一次难产,他们始终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两人虽遗憾却并不执着于此,他们收养了一大批烈士遗孤,成为无数孩子心中的爸爸妈妈。
 
曾有人说,周恩来和邓颖超这一生聚少离多,革命情谊总归是多于爱意的。
 
我却无法认同。
 
有一年冬天下雪,周恩来打电话给邓颖超说有急事,邓颖超匆匆赶来,着急忙慌地问,发生了什么。
 
他却对她说:“请你来踏雪。”
 
邓颖超抱怨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周恩来却说:“你是喜欢踏雪的,这事就是大事。”
 
而每年纪念日,邓颖超就会计划着时间拉着周恩来一起拍摄纪念照。总理夫人不好当,总理忙,她就心甘情愿来安排这些琐碎的事情。
 
爱情似乎就有种魔力,因为对方的存在,让自己变得不同。
 
一生内敛的周恩来几乎把所有的浪漫话语都给了邓颖超,他曾对她说:
 
我这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唯有你,我希望有来生。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逝世。
 
临终前,他已没有了遗憾却放心不下他的“小超”,他紧紧拉着身边秘书赵炜的手说:“你要照顾好大姐。”
 
多年后,邓颖超望着中南海争相开放的花,怅然地写下:
 
“春天到了,百花竞放,西花厅的海棠花又盛开了,看花的主人已经走了,走了十二年了,离开了我们,他不再回来了。”
 
可那年年盛开的花,正如两人之间的爱情,一直绽放在人间。
 
张德芬曾说:最好的爱情应该是,给他他想要的,而不是给他你想给的。
 
无论是邓稼先与许鹿希还是周恩来与邓颖超,爱了一生,也为了国家几乎分离了半辈子的两对璧人,让我们看尽了爱情最本真的模样:
 
爱情从来不是为了对方改变自己,而是一同成长为更好的自己。
 
他们从来没有成为彼此的依附,也没有为了对方放弃过自己的理想,而是放任彼此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也努力地像一朵花儿一样去绽放自己。
 
人的一生短暂,婚姻也不过是短短几十年,困于婚姻的苦闷中,就永远无法体会生活的乐趣。
 
不如像他们一样,让爱情纯粹一点,认真经营好自己,也经营好爱情。
 
致敬中国脊梁,致敬纯粹爱情。
文章编辑:南京私家侦探

上一篇:南京调查公司压垮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下一篇:南京市私家侦探反应及时的男人并不可靠